杀医者,方孔也

      近日京城又一杀医事件令人不寒而栗,再次让我们深刻体会到了医患关系紧张,那么患者是怎么想的呢?患者是带着一种对于健康的需要,对于自身健康的不明了,同时带着一种怀疑甚至不信任来求助于医生的,为啥呀?因为看病要花钱。患者的这种心态再演化,就开始仇视医生了,这是白衣天使变成白狼的主要由来。也就有了那么多的伤医悲剧,至于曹操杀华佗,是曹操怀疑华佗的行医的目的危及到了自己的生命,本质上也是不信任,就曹操杀华佗来说,他是个历史罪人,他的文治武功是另外一回事。当前很大一部分老白姓对于医生的不信任是怎么回事呢?他们觉得医生在谋利,甚至唯利是图,甚至置其生死于更次要的地位!这种不信任是对于社会当中医德体系的不信任,也是对于整个社会道德体系的不信任的一方面,也是对于社会上层建筑的不信任的一方面!

        医疗体制是赢利的工厂还是救死扶伤的场所?应该不应该市场化,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里,她应该怎样存活呢?怎么运营呢?医疗体制下大批的医务工人员,也是人呀,这些人也有物质生活需要呀,也有精神生活的需要呀!

          一些问题一直不明朗,医疗行业还作为一种服务产品泡在市场经济的大锅里任其升降沉伏,染渍浸泡。

        那么医疗体制对于国计民生来说,她是什么呢?医疗体制本身所消耗的经济力量对于经济运行的本身它是一种什么作用呢?这个问题一直没有搞明白。

          我们要知道,老百姓几十年前,一直在交公粮,在纳税呀,当前也在交医保,交新农合基金(当然医保、农合在一定程度上缓合了一下医患矛盾),也就是说作用一个公民的劳动价值,在支出时应该有医疗这一块(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呀?),一个公民的劳动价值支配在哪些方面呀?衣食住行,教育,医疗,养老,不就这几方面呀,但是如果因病致贫,因病返贫,肯定也就影响了他在其他方面的支出,那么他的劳动价值流向了哪里?流向了医疗体制及其上下流的经济性容器里。当然,现在一般公民的劳动价值的主要支出被房地产捆绑的挺紧,教育嘬的也挺瓷实,拼多多之类的也在抓紧采蜜分一杯羹…当然这个问题放之于国计民生应该有一个相对稳定的统计与比例,统计部门应该有公之于众的数字。

        医疗体制本身应该是这个社会政治经济运行的稳定器,虽然它自身也消耗一定的政治与经济资源,但它的内部构造应该是相对纯净的。而不应该兼具赢利功能,它输出的对于人的健康康复功能本身就是一种利益,也是一种利润,怎么能沦为挣钱工具呢?当前的医疗体制怎么运行的呢?医疗体制是怎么一回事呢?

        财政投入不足,医生在自己挣钱,在市场化。市场是以逐利为导向的,现有的医疗运行模式,让医生的思维纯净不下来,因为有诱惑摆在那里,而那份诱惑有的还不阳光,人性自身就存在一层阴暗面,市场经济的阴影再投射过来,只能是让医生举目四顾心茫然。一套房子多少钱?医生也有一家老小呀,孩子上个重点中学多少钱?这种情况下,他有多大定力不为利益所诱惑?钻进功利的游戏,他还有多少纯净的心智来钻研医术呢?你再让他侍患者如父母,如儿女?咱不是给医德医风的下坠找理由,医生再淡泊名利,他得生活呀!反正够难为当大夫的。

        医疗体制的上层建筑体系面临着考问与质疑,应该说还有很大一部分的医务工作者在坚守着自己的道德底线,在探索并追求着医疗技术,也接受着相关法律的制约,但也蒙受着伤痛与被误解。

        医疗体制内近亲联姻,有些医疗人才甚至难以跨进公立医院的大门,即使进来也难真正在实践中被培养出来,一些内部子弟可塑性难以远瞻,但得就业呀,大家都知道的原因,甚至占据着重要的岗位,这一点在县及乡镇医疗机构尤其明显。

      局部的微观政治生态的微妙渗透性作用,官员家属、亲戚或者拐弯抹角利益勾连中的关系,也使一些基础、潜力欠佳的因素进入到医疗行业;另一方面局部微观政治生态也形成一种虹吸效应,使各种潜规则蓬生。

        这往往形成滥竽充数者、浑水摸鱼者制造麻烦,中流砥柱者!背锅。

      应该怎么办呢?

        实现国有医疗部门的全财政投入,医疗体制运行的去商业化,收支两条线。医生的基础工资待遇应该高于同区域的公务员。

        医务人员的收入与其劳动量挂勾的同时,与其劳动的质也挂勾,实现患者管理医生,涤荡庸良:比如患者在接受完诊疗后,对医生的工作质量进行强制性细节性评价,不评价不给报销农合医保;再一点延长医生工作质和量评价与收入的挂勾时间,延时患者的医保、农合评价报销,比如三个月或半年,因为疗效是需要时间来证明的。在大数据时代细节性评价完全可以实现。这一点国家正在推行,但落地不充分。另一方面让医疗质量说话,比如一个医生,患者给予了评价(注意,这个评价不是拉票获得的评价)产生一个分值,这个分值累计在这个医生的名下,别的患者通过这个分值来判断是不是选择这名医生。有的医生职称挺高,但水平未必高,靠论文造假晋升的职称,工资也挺高,那不浪费了医疗投入?在智能化时代,一名医生水平什么样,不能自己吹,得让老百姓说,一名看了五百个患者的大夫和一名看了五十个患者的大夫,经验肯定不一样,但用心程度肯定也不一样。分值出来,让老百姓一目了然。医者尽其心,患者惜其命,怎么还会有多大矛盾呢?

        把医疗重点放到基层,例如所有医学院校的医生在完成三年规培后,要再有三-五年的全日制农村工作历程才允许到县级以上医院工作,且有国家级筛选性考试。现有一线医务工作人员循环进行全日制基层工作补课。可以划几道杠。

        精简当下医疗机构非一线工作人员,少于多少年的非一线工作经历不得进入管理层。医疗机构行管后勤人员实现绩效质量性考核,同样需要几年基层工作经历,且这些人的绩效由一线医务工作人员评价。

        严控、规范医疗相关学业、水平考试,深挖医疗科研领域的腐败,让医术回归纯净。

        基层医疗机构人才引进,看院校,也看高考分数,低于某分数线的医学院校毕业生,如果未通过正规考试取得医疗资格人员,不予录用,有不良考试记录者取消任何医务工作资格。

        配套国家的教育、养老资源下沉,因为医学院校毕业生五年大学,三年规培后也到了结婚生子的时候了,也拖家带口上有老,下有小了,不能光让人家到基层去服务,不管人家的实际情况,而且这一点还要重点考虑,最好是与医疗资源并行下沉。还要做好让基层老百姓善待这些下沉到基层的医疗、教育人员,当然,这也取决于这些人在基层的服务态度与工作质量。

      这些在基层锻炼的医疗、教育人员在回城的环节以及以后职称、职务晋升上要摆脱开局部的微观政治生态的渗透性微妙作用,尤其是负面影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