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山游记

太白山游记

(前记)六月二十九日

登临太白山,是我饱览祖国诸多名胜古迹的夙愿之一。太白山的绮丽多姿,以及那些古老而神秘的传说无不诱引着我去亲近她,征服她,领略她那超然迷人的风采。

凡玩,只有情趣相投的人才能玩出个名堂,玩出人生的意义。“七.一”前夕,与几个哥儿们一起闲侃,有人提议徒步游太白山,于是,一拍即合,遂决定翌日前往登临。

         六月三十日

经过一番细心充分的准备之后,上午十一时许,我们一行五人终于坐上开往眉县的县际班车。中间转了几次班车,下午六时左右,投宿到秦岭脚下高庙中学的一名校友处。学校三面环山,依山傍河而建,又加之远离闹市,实在清静极了。傍晚,吃过一顿简单的饭菜后,我们漫步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沐浴着夕阳,享受着山风的抚摸,真有了那种归返自然、悠然自得的感觉。放眼望去,巍巍秦岭耸立在远方,近处的山峰并不高,上面植满了一排排的白杨树,在晚风的吹拂下,树浪跌宕起伏,显得婀娜多姿,美丽极了。此时,满眼的绿色早已醉了我那颗久违的心,霎时,竟有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我当时的想法,真愿永世做南柯人,不再醒来。

        七月一日

走出校门,清凉的晨风在耳畔微微嘶鸣。太阳还没升起,让人稍觉一点冷意。我们背上背包,拉紧衣角,在校友珍重的祝福声中开始了用脚丈量太白山的壮举。

最先是沿着一条绵长蜿蜒的小溪前行。耳旁水声淙淙,清越爽耳。小溪两旁蝶群翩翩起舞,令人眼花缭乱,几乎伸手可及。这时,儿时童真好动的天性适时地在我们身上萌发出来,我双手各逮住一只蝴蝶,站在前方嬉笑着等待着小全的到来,看看仅距三四米时,却突然伸手向他迎面摔去。小全猝不及防,抬起一条胳膊试图拦截不明事物的袭击。而两只蝴蝶在脱手之后,将至小全头顶时,却倏地转身飞走了。当小全完全反映过来时,我已大笑着跑出老远。

越过几个古朴宁静的小村庄后,我们才慢慢地转上了名副其实的登山之路。其实路是早先就打听好的,专业登山者给我们画的两张登山草图更是宝贝般带在身上,边走边核对方向位置,一点儿也不敢大意。山势渐渐陡起来,路两边林茂草深,幽暗昏惑,明明天气晴朗,却只能从树阴的空隙间寻找蓝天白云及太阳的影子。累了稍事休息,人刚刚坐下,一股透心的寒意猛地袭上身来,先前走出来的热气已经荡然无存。我们唏嘘感叹不已,就着山泉和榨菜吃了几口干粮又匆匆上路。

山上岔路很多,又没有任何路标,这对我们便是一种潜在的威胁。几个人对着草图慢慢核对,又仔细查询前人走过的踪迹,再根据自己的感觉谨慎地选择。老天保佑,总算没有错,我们终于成功地“发现”了一座座作为路标的残庙破宇,当时那种兴奋的心情简直无以言表。四小时后,我们登上了一座较为高峻的山头,回首来处,渭河平原早已被我们抛在远方,只能看见一线隐隐的轮廓,而身边的山峰则更加险峻,或悬崖绝壁,或坚强石突兀,或草木丛生,令人油然生畏。想必当年李太白登山时的神来之笔“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依石忽已暝”,应该就是在这种美景中诞生的。

置身于秦岭雄伟壮丽的怀抱之中,我真正感受到大自然非凡神奇的力量:与她相比,渺小的人类不过只是沧海一粟,只有大自然才是人类生命的摇篮和依托,人只有归返自然后才会忘舍一切尘世的喧嚣和烦恼,得到心灵的彻底解脱。

黑虎庙、下白云、上白云、独母宫,我们艰难地超越着横在面前的每一道险关,终于在傍晚时赶到了预定的歇息地——明星寺。寺根本算不上寺,不过是几间土房凑合而成。主人是位七十多岁的老者,身板硬朗,面色红润,待人和善,而且很健谈,这应该是常年在山中修炼健身的结果吧。他的话题当然离不开大爷海——山上山下的香客们一直视为最神秘的话题:大爷海是神海,任何人都不能玷污海水,否则会惹怒天上的神灵,犯下欺世之罪,后果将不堪设想。我们似懂非懂、神情庄重地点头答应着,小心地与老人攀谈着这一严肃的话题。

西天的云彩层层排列,圆圆的落日被簇拥着,在绵绵群山之上更显得仪态万方,壮美无比。过了一会儿,夕阳缓缓地坠向西天群峰之中,临走还不忘把一抹抹金黄色的光辉撒向巍巍秦岭,整个世界霎时被铸成黄金般静穆在这美妙而庄严的时刻中。我们默默地欣赏,忘情地拍摄,妄图把这仙境般的世界溶入自己的记忆中无憾地带走。“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在我看来,她虽然没有太白山云海日出的绚丽壮观,但这恬然静美同样给人一种甜蜜愉悦的享受,令人倍感欣慰、难以忘怀。

夜渐渐暗下来,周围的山光树影朦朦胧胧,如在梦境中一般,幽静辽远得出奇。头顶的星群清晰而切近,均匀明亮地撒在黑黝黝地苍穹中,几乎伸手可及。此时,这天与地相互映衬,完美结合,共同勾勒出一幅绝妙的太白夏夜星辰图,让诸如我们这些只愿走近自然亲近自然征服自然的的人去欣赏、品味、享受。夜深了,穿着老人借给的棉衣睡觉,仍觉得有几丝寒冷。“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用这话来形容太白山的气候,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太白山的美,就在于她的神秘与变幻无穷。人困乏到极点,也就顾不得这冷意,一个个呼噜打得山响进入了梦乡。

七月二日

今天已是离校的第三天,干馍泡水再加点盐巴咸菜就是我们的伙食。屈指算来,前两天的行程至少在一百公里以上,而且全是陡峭崎岖艰险备至的山路。但我们一点儿也不觉得苦,反倒乐在其中。

趁着早晨天气凉爽,我们整理好行装,又匆匆踏上杳无人烟依稀难辨的盘山小道。四周静极了,这么大的山群竟很难找到鸟兽的踪迹,只有苍山的轮廓如蜿蜒的兽脊般映入我们的眼帘。太阳即将出来之前,整个天空澄蓝洁静,毫无纤尘,唯有东方群山之上有几缕色彩斑斓的云彩微微飘荡。这时,我们的心也受了她的感染,如同水洗过一样,轻盈洁净,毫无杂念。是的,一切奇美的自然景观足疗治那些疲命奔波于各个"战场"的人们受伤的心灵,使其得到片刻的解脱,更何况我们这些慕名而来的”香客”?

听吧,我们带有现代风采的歌声终于震撼了沉睡亿万年之久的山魂,山谷中那激越昂扬的回音不正是人与神奇的大自然之间的对话和心灵的碰撞吗?此刻,我才深深懂得古人归返自然后所谓心神俱寂、返朴归真的境界,也明白了俞伯牙、钟子期在高山流水之间无言的对白。

时过日午,拖着疲惫的身体,我们终于一步一步爬上了太百山的主峰——拔仙台。"登山则情满于山",站在海拔高达3737米的绝顶,祖国大好山河尽收眼底。霎时,喜悦、兴奋、激动的心情充溢着我的心房,豪迈之情真是难以言表。秦岭山脉横空出世,莽莽苍苍,横贯东西,成为我国南北地理水文、气候风物的分界线,而江南水乡的温婉秀丽、富庶繁华与中原大地的朴实厚重、粗犷雄放就如此完美地安放在秦岭的两侧,让人不得不赞叹造化的神奇。而一批批胸怀奇志、历尽千辛万苦勇攀高峰的人们,所追求的就决不仅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美妙感觉,更多的应是精神方面的自我挑战和超越,是对祖国大好山河的无限热爱。我的情思随着连绵起伏的山势汹涌澎湃无法抑止,当时真想纵身跳入山间缥缈缭绕的白云之中,与那些神奇的传说融为一体,也尝一尝羽化登仙逍遥飘逸的感觉。

大爷海名为海,实际上是一个六千多平米大小的湖泊。不过,在海拔三千七百多米高的地方能有如此奇妙的景观实为罕见,故而称作海也就不足为奇。据说,大爷海的深度至今仍是个谜,就连很发达的高科技测试仪器也没能测出它的深度。人们猜测,要么海底与那条暗河相通,要么有什么怪异的东西存在。我们入神地听着民工、道士们绘声绘色的描述,内心的痴迷、敬畏已达到难以自拔的地步。又有人说,天上的一条神龙潜伏在海中修炼,因此海水不能随意搅动污染,否则天灵威怒、发灾降祸,谁也逃脱不掉。我们明知这是迷信虚诞的说法,但鉴于人们对太白山的敬畏之情和对自然的热爱,也就远远地绕着湖水游玩,拍照留念,也觉得心满意足了。

玩够了,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们谢过好心的师傅(给我们装满几天来难得一遇的开水),在憨厚质朴的民工的陪伴下(替我们背起不算太重的行囊),踏着乱石嶙峋的山路,吼着南腔北调朝山下赶去。天擦黑时,我们到了半山腰一处民工住宿点——四面敞开的简易工棚,善良的民工把几个床铺让给我们后便另寻他出睡觉去了。

夜空澄碧透彻,繁星闪烁,天空近得几乎挨着人的脸。七女峰矗立在对面的山群中,似隐似现,身影窈窕幽美,此刻正默无声息地向夜宿山间的旅人问候致意。相传,她们本是天庭王母的宫女,因贪恋太白山的美景,于是偷偷溜下凡间站在此处观景,一站便是亿万年,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头,俨然成为了太白山的守护神。夜深了,我们依然兴奋不已,围绕着拔仙台、大爷海、七女峰的神话故事争论不已,声音时不时传出毫无遮拦的工棚,飞向寂静的山谷、群峰间,在静谧的夜空中显得格外清晰响亮,悦耳诱人。

是啊,神秘的太白山已被我们征服,被远远地抛在身后,请问,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激动人心的呢?

                      七月三日

早晨,当我们又一次睁开慵懒的双眼时,万道灿烂的阳光已射进狭长的山谷之中,山坡上的花草树木被分割为两个世界:向光的一面金光闪闪,耀眼迷人,背阴的一面则翠绿欲滴,幽婉动人。远处半山腰以下云雾缭绕,座座山峰耸立在奇异的云雾之中,如同飘渺的仙境虚幻而美丽,不由又让人生出一些非份的念头。我们有幸与民工共进早餐,他们吃的是用面疙瘩煮白菜做成的汤粥。这种伙食要是放在平时,我们可能看都不会看一眼,可现在竟觉得格外香甜,真可谓”处太平则易奢靡轻物,遇困厄才知物力维艰"。在饥不择食、狼吞虎咽地喝完两碗汤粥,向可敬可爱的民工们匆匆道别后,我们背起完全干瘪的背包,迫不及待地向山下赶去。

山下是一处全国著名旅游胜地——汤峪森林公园。其间古木林立,山峻石异,河流曲折迂回,特别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地下河更是吸引了众多好奇的游客凝神驻足谛听。汤峪谷全长一百多里,沿途景点众多:红桦坪林木高耸、苍翠如阴;世外桃源景色秀丽多姿,胜过花果山;剑劈峰巨壁绝立,如同一把利剑从天地间辉砍过一样令人生畏;“醉卧石”和“泼墨石”一卧一立、珠联璧合,完美地演绎了诗仙李白的传奇人生;“铜墙铁壁”则更是造化中的一绝,两面无比巨大的山石高昂昂、威森森直立山谷两侧,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一幅幅美景如诗如画,令人目不暇接,惊叹不已。人在画中游,景在心中留,面对此情此景,我又一次陶醉了。

依恋无法持久,回归才是王道。最后,我们不得不怀着万分遗憾的心情,艳羡着在温泉中洗浴的其他游客依依不舍的踏上归校之路。这四天一路走来所得到的种种满足,与不得久留山间所带来的万般失落,在我的心中相互交杂、碰撞、激荡,那种难以言说的复杂而又美妙的感觉绝不是常人难以体验得到的。

在班车行使途中,我再次向窗外望去,眼前又是一幅壮美的景象:南边一道道青色的山脉连绵起伏无边无际,西北边圆美火红的太阳正缓缓地坠向朵朵五彩云霞间,而宽阔的渭河平原则完全笼罩在这金色的晚霞之中,泛着金光的河水向东奔流去的……这一切构成了一幅震撼人心的江山日落图,又让人心潮澎湃,慨叹不已。“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我想,如果诗仙李白在世,也一定会为眼前的美景拍案叫绝,挥毫泼墨,再添佳句。

[尾记]此次游太白山共历时四天三夜,其间见闻良多,感慨良多,在此不一一赘述。同游的其他四人:扶风宋辉,陇县郭全胜、蒲瑞言、曹建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