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去南方

“郑州 90km”  我抬头看到那条高速路边上的牌子。不知道离家具体有多远了,我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一路向南。这十月份的阴雨真让人心烦意乱,不!不仅仅让人,也同样让狗心烦意乱。看看这雨稀稀拉拉,阴风阴雨的,总勾起我旧时的回忆。在半个多月前我还不是一直流浪狗,我也有着自己的一个小窝,还有一个好心的主人,如果我现在还在家的话,我的小主人现在大概正在和我一块儿玩呢,我喜欢让他抚摸我的白色的肚子,暖暖的,柔柔的,这种感觉从来没有改变过,与他第一次摸我时一模一样的,那时我还是一条小小狗,还没有睁开眼。


“当我看见你时,你和你的几个兄弟姐妹还挤在一个小纸箱子里,那天阴雨绵绵,真的很冷啊。那是你的兄弟姐妹们只有你自己还有气儿,你躺在你渐渐发凉的尸体堆里,好可怜哦!我看着你毛茸茸的身体,瑟瑟发抖,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把你们扔掉,太坏了...” 这些都是我的小主人给我讲过的,其实我根本记不起来这些事儿,就好像人也记不起来婴儿时期的事儿一样。不过听他说的,我那时候好像是挺惨的。但是我对这些事儿不大上心,也不想知道我妈是谁,我爸在哪儿,我有这个小主人就很开心了,我最喜欢的和他玩儿,他仍球,我去追,我们经常玩这个游戏,除了玩游戏,我也会陪着他学习,我的小主人已经上初中了,那些数学啦,物理啦,化学啦我基本都听不懂,我最喜欢他学习语文课,他总是给我讲课本上的故事,我也经常在他身边看上面的故事,你别说,还真有趣。就这样,我也认识了一些你们人类的字,在我们狗界,我这也算是高学历了。正因为我学历高,知识渊博,我在我们村“人”缘很好,隔壁刘家的小花,前村的石蛋儿,西边老李家的阿黄,还有村东头儿的小黑都愿意找我一块玩,我们一块去河边撒欢儿,捉鱼,冬天一块去雪地里追兔子,好玩儿的事儿多啦,不想跑太远的话就可以在我家屋后面的小树林里坐一会儿,我给他们讲故事,小花最喜欢听了,小花是一只漂亮的,毛色雪白的母狗,我知道小黑喜欢她,但小花从来不多看他一眼,为什么?因为小花迷恋我啊。不要忘记在我们村儿的狗界,甚至我们乡,我们县,我都是知识最渊博的,还最帅,我一身的黑,但我不叫小黑,因为我偏偏四只脚是白色的,多漂亮,多神气,人见了我都要叫一声“雪上飞”,多好听的名字! 


“哗!”一辆车从我身边驰过,路坑里的脏水飞溅我一身。“你大爷!”我心里骂一句,我“嗷”一声,仓皇地跑到路边上,我如果能说话,非让他知道什么叫“狗血喷头”,我收回思绪,回忆过去的好日子只会让我更难过,雪上飞现在还不是再这破路上慢慢地走嘛。不和那个司机一般见识,只是那满身的脏水使我更冷了,这寒冷就如同千万只小虫子,从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向身体里面钻。我得找个暖和的地方歇一歇,感冒了就不好了。前面又一个麦秸垛,好去处,今天就不走了,这鬼天气,真闹心。歇够了还要去村里去找吃的,就是前面那个村,找食儿可是一个脑力活儿,不容易着呢。你也许会说:“可拉到吧,找一泡屎不就得啦。”  真肤浅,我一定会告诉你,虽说有句老话叫“狗改不了吃屎”,但这是形容那些一般的狗的,我看我可是斯文的狗,我才不吃屎呢,我最好能找到白馒头,再不济汤啊,粥啊也行,所以我说这可是脑力活儿。到啦,我先在这儿躺一会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