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高山流水韵依依(19)

17.19
庶盶敲开门卫窗口,对们卫说:“你好!我是在这邮局门口卖米饼的庶盶。我姐的房子被这里的ХХХ撞了个通体漏雨,现在已经半个多月了。今天,特地陪姐哥专门来找ХХХ。”门卫说:“他这段时间特别的忙,成天都是大会接小会的没停过,今天恐怕还是没有时间。”

庶盶回应说:“不论怎么忙,拖个两三天的时间还说得过去,拖个七八天的,也情有可原。但是,这一拖就是半个多月,就没有任何道理可言了。虽说把房子撞到通体漏雨,不是什么人命关天的大事,但害得一大家子长期等同于夜宿露天坝里,也绝非什么小事。拜托帮忙通报他一声。我和我姐哥,就专门在这里等他,让他给个准信,我们具体要在这里等多久。”

没过多大一会儿,门卫转回来说:“他正在主持一个大型会议,叫你们先等一会儿。”“他就没有说个准确时间?”“这个,肯定难以确定,或者一两个钟,或者是整个下午都说不准。”

庶盶毫不客气道:“他连个大体时间都不作出个准确回应,那就是给他面子他不要,我也就没必要和他客气了。还得拜托你,再通报他一声,十分钟以内,他要是再不直接出来给个准信,我就先闯会场。然后再去相关职能部门补充、递交书面材料,说明我擅闯会场的缘由。顺便,麻烦你把这份《寻人启事》带给他。可能你找到他需要五分钟,那就等他十五分钟。现在,我开始倒计时!”

大概过去六七分钟,包括门卫一行四五个人一路小跑,冲着大门而来。渐行渐近之际,所有人似乎都故意落在一个高大帅气的中年男子身后。庶盶注视着跑在前沿的人,此人肯定就是对方当事人ХХХ了。

来人气喘吁吁:“我早就打算来和你们商量了,可这时间确实太过紧张了,一直没来得及。”庶盶道:“我晓得,你的时间自始至终都特别的紧张。正在我准备闯会场的时候,你的时间恰好有了这么一丁点的松动。”“嗨呀,我…”

对方示意随从人员靠后,指着背静一些的地方,缓慢向前挪动脚步,庶盶默不作声的缓步配合他前行。“我大爸、幺爸,还有我姑父…”庶盶抢过话题:“你还有脸提他们啊,还嫌没把他们的颜面丢尽?芝麻大点事,肇事逃逸,还像个当老大的样子吗?难道你认为,这仅仅丢的是你个人的面子?就不怕玷污了你那些叔爷长辈们的高大形象?”“我哪里是在逃逸嘛,我是…”

“还说不是逃逸,你搬着指头算算,都足足半个多月了。整个屋子里面,到处都摆起盆盆桶桶,滴答作响的滴水声昼夜不停;到处的塑料薄膜覆盖一层又一层,稍不留意,薄膜中的积水四溢。就算你半个多月来真的没有丝毫空闲,但你身边的哥们弟兄何曾不是成群结队,你托个人假装来问问,连这点时间也没有吗?事实求实地说,你是连假仁假义的伪装都懒得要。我所说的肇事逃逸,针对的是你的潜意识、针对的是你为人处世的指导思想。所以,我所说的肇事逃逸,还算恰如其分、丝丝入扣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