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吻上我的脸

早春二月,暖中带一丝寒意的微风,吹来不能远行的都市人,吹绿岸边垂柳吐新芽,柳枝轻拂,奏起春之序曲。夕阳掉进池塘,水面又一个太阳,金色的光芒刺入我眼帘。

西天有个太阳,水中有个太阳。


我和家人随人流走在廊桥,池塘中,约一人高的芦苇密密丛丛,芦花在风中摇曳。

三四只野鸭,一只伸长脖颈,一只静静望着远方,还有一只自在的游水。一只白鹅歪脖沉思。稍远处,野鸭栖息的蓝色小房子里,一只肥大的灰鸭,仪态万方,眺望着远处的人流。

池中水渐暖,鸭鹅竟寻欢


一艘乌篷船静静地立在水面。那拱顶木格子窗,使人联想起沈从文笔下的湘西凤凰城。清凌凌的水花中,(简书创作者薰衣草的清香原创首发)倒映着英俊的后生,和长辫大眼俊俏的湘西阿妹。她银铃般的笑声,迷醉了后生,他陶醉在她的歌声里,深情对唱山歌。

乌篷船


想起电影《杜十娘》,她坐在乌篷船里,面对负心郎,悲痛欲绝,怒沉百宝箱。

橘黄色的落日余晖,掩映在树丛中。我仰望高高的玉兰树,洁白粉紫的玉兰花,一朵朵,悄然开放。

明朝诗人睦石作诗赞品质高洁,花香四溢的玉兰花:“霓裳片片晚新妆,束素亭亭玉殿香。已向丹霞生浅韵,故将清露作芳尘。”

粉紫的玉兰花香四溢

沿红色跑道,我一路寻觅花的踪迹。记得每年冬末初春,园里一片黄梅花盛开。我闻到一股暗香,我追着,撵着,看见那一片黄梅花,密密匝匝,清香悠长袭人。

人迹稀疏,我站在花树下,捧起小小的金黄色的花朵 ,(简书创作者薰衣草的清香原创首发)化作小蜜蜂,钻进花蕊,贪婪地吮吸花香。这一片梅园,彼时已成为我的国度,我徜徉在花海,流连花丛,久久不舍离去。

这是新年第一天的傍晚时分,落日余晖渐沉西边树丛。我慢悠悠地往回走着,过去一年,因疫情少了收入,失去的,遗憾的,难过忧伤的,已随除夕的钟声远去。

新的一年,告别落日,又将迎来崭新的黎明。带着美好的期许,愿牛年我的家人,亲人,爱我的人, 我爱的人,我的朋友,遂心如愿,好运常伴。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春风吻上我的脸。

我情不自禁,随口哼唱起蔡※琴的歌《春风吻上我的脸》:

春风它吻上我的脸,

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虽然说春眠不觉晓,

只有那偷懒的人儿才高眠。

春风它吻上我的脸,

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虽然是春天无限好,

只怕那春光老去在眼前。

趁着春光在人间,

起一个清早跟春相见。

春风吹到我身边,

轻轻的吻上我的脸。

春风它吻上我的脸,

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春天处处花争艳,

别让花谢一年又一年。

——写于农历2021新年正月初二

在此给简书里所有的文友拜一个年,祝福大家牛年吉祥如意,快乐安康!好运常伴每一天!

梅香满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