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最重要的事(14)——为灵魂找一条出路


我要死了,我感觉呼吸都很困难,手指上夹着的脉搏监测仪好紧,我快疼得受不了了,可是我说不出话,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我知道我的家人就在旁边,他们关照着我,互相探讨着我的病情。我难道就要这样离去吗?我的身体可以消逝,但是我的灵魂呢?我不甘心。

这是我想象临终时的场景。可是,人为什么不愿意死去?是割舍不下亲人吗?是留恋人世间的美好吗?是对死亡倍感恐惧吗?

还是,我们不甘心丢下这具灵魂?

人从出生的懵懂无知,到经历人间冷暖,享受风花雪月,看透事故人情。我们在灵魂里装了太多东西,也许我们舍不得的,是灵魂的收获。

我们可能变得圆滑事故,也可能修炼得心如止水,可是我们还是不知道灵魂要去向哪里。其实我们知道。只是我们不想承认,不愿接受。我们的灵魂终将变为虚无。我们灵魂里收藏的东西,终将还给世界。

我记得小时候,妈妈给我和姐姐,买了两个墨绿色的小铁碗,让我们两个比赛吃饭,看谁吃得多,于是我们争抢着吃饭。后来想来,这一定让妈妈很开心。

我记得小时候,表哥带我放鞭炮,他把鞭炮拆开,变成一个个小炮仗,然后我们把它们一个个点着,并迅速地扔出去,每次只享受那一下爆炸声。

我记得上小学时,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我住在小山这边,他住在小山那边,每天早晨,他都翻过山来找我,然后我们一起上学去。可是上大学后,因为我的原因,丢失了他的联系方式,再也没联系上。

我记得上大学时,同学们一起联机打游戏,一起去图书馆看书,一起参加艰苦的军训。同时,我又记起毕业10年聚会的场景,每个人都讲一讲这10年里的变化,我还在台上感慨,大家都还像10年前一样年轻。

我记得,父母退休后,种了一小片开荒地,秋天丰收了很多蔬菜。我还记得,父亲去世前,最后一个生日的那张照片。

我又想起了马尔代夫的时光,那是只有我们两个的蜜月旅行。我们在珊瑚礁旁潜水,看着悠闲的海龟和五彩斑斓的鱼。那时是可以放下一切地享受生活。

我还记起那段疯狂看书的时光,我是为了寻找生命意义而看书,然而看书的副产品,却是灵魂的不断成长。

随便一想,我就能回忆起很多事情。我的灵魂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

然而,不管装了多少东西,灵魂终将随着身体而离去。

不只是我,就算是历史长河中那些赫赫有名的人物,如“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周恩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张载,“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治水13年、福泽后世的大禹,统一六国、中国的第一个皇帝秦始皇,“知行合一”、“此心光明”的王阳明,他们都逃脱不了这个命运。

如果历史上那么多帝王将相,古往今来那么多富贵多金者,都没有摆脱死亡的命运。如果权利和金钱,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还有什么可以解决它呢?

是科技和时间吗?我不知道,但是我只能寄希望于它们了。

我曾经对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很着迷,我知道它们未来将呈爆发式增长,深刻改变人类社会。因此,我还曾想着,如果将来可以实现意识上传,那么灵魂就有出路了。你看我的头像,就是一个思考的机器人。

我曾想着,有一天生命科学和医学发达了,我们能无限地延长寿命,或者换一具身体。

然而,灵魂与身体真能分得开吗?大自然给生物设定的法则,我们真能打破吗?

有很多人相信,灵魂是能够转世的。然而,灵魂是如何与身体分离,如何移动,如何保持自身稳定性,又如何连接到另一具身体上的?至少我知道,能量守恒与数学,在这个宇宙中总是正确的。在我这里,灵魂转世还不如意识上传和更换身体靠谱。

为灵魂找一条出路,我又能做一些什么呢?其实,很多时候,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关注一下相关的最新新闻。更多的时候,我只是会想一想它,把它作为一种希望。

为灵魂找一条出路,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之一。或许灵魂根本不会有出路,但那又能怎样呢?即使我的灵魂不在了,我依然留下了很多文字,谁说文字不是灵魂的载体呢?

(平和世界里回复平和世界,可以听文章,你懂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