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们

今天是教师节,想起来我的老师们。

小学的时候我在乡下的学校里读书,学校坐落在田野之间,每天背着书包来来回回在上学小路上的光景,至今清晰如昨。很多年过去了,那个每到暑假开学便野草丛生的校园,以及开学第一天全校师生热闹的割草声,好像是长在记忆里的野草一样,随时随地的疯长。

小学的启蒙老师中,杜老师是领我入门的那一个。中年慈祥妈妈的模样,是我对她最深的印象。许是她发现我在读书上有点小天份,对我格外用心。我也不负她望,成为了学校里唯一一个考到县城重点中学重点班级的学生。

初中里,苏老师和尹老师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两位老师。苏老师是我初一初二的班主任,从乡下小学到重点中学的我,班级里都是县城重点小学的好苗子,印象最深的是入学第一次的小考,我考了91分已经是排名靠后。苏老师特别擅长做思想工作,他把我叫出去,跟我谈心,他开导我不要气馁,这一次的落后是因为我和别人的基础不一样,他鼓励我继续努力,一定会迎头赶上。他跟我谈心之后的一段时间,是我读书中最用功的一段。当时我住在大姨家里,大姨说我睡梦里都在背英语单词。要是我一直那么努力就好了,也许是打小乡间田野里野出来的缘故,贪玩是我的本性。如苏老师说的迎头赶上之后,我就又恢复了玩兴。

尹老师是我初三的班主任,尹老师是一个50岁左右的资深语文老师,她对我很是严格,也许是她看透了我贪玩的本性。我也很纳闷小时候怎么那么贪玩,应是不开化的缘故。现如今,倒是不贪玩了。不过尹老师让我印象以及感念至深的不在她对我的管教,因为初三的时候我的成绩已是班里拔尖的了。尹老师母爱满满的关心是我感念至深的地方。许是她看待我们像她的孩子一般,生病了天气变冷了她都会关心至微,亦师亦母。

初中还有帅而有才又打得一手好篮球的刘老师,一口流利英语口语在全县首创全英文授课的美颜郑老师…是他们的才华和付出,支撑着我们的成长。

高中的三年里,有许多我感恩、敬佩以及难忘的老师。

班主任苏老师的谆谆教诲,我真的应该多听一些。高中这位苏老师也是极擅长做思想工作的。只是当时年少贪玩的我还不能理解苏老师讲的那些道理,现在想来也是愧对于他。苏老师是非常关心我也是对我寄予厚望的。我的高中三年其实是令苏老师失望的,好在高考时总体的考运还不错,没有酿成大的遗憾。高三时,苏老师其实已经不担任我们的班主任了,因为他积劳成疾病倒了。后来他的女儿小苏老师接着带我们,又美又有才的小苏老师上课时,我经常会走神于她的美貌于才气集于一身的美好。后来小苏老师在把我们那一届带到高考之后自己也考研到了上海,如今在上海工作和生活。应该,苏老师的谆谆教诲小苏老师是听进去了。说回苏老师,我至今记得他对我们的牵挂,还有我们跑去省城医院探望他的场景。令人开心的是,后来苏老师身体恢复了健康,现在已退休在家带孙子,享着天伦之乐。

省级数学骨干教师是孟老师在我们那个县城里足以笑傲江湖的资本。孟老师的课总是那么带有启发性。在我们那个当时还相对闭塞的小县城里,也只有他会经常跟我们提“哥德巴赫猜想”这样高深的数学大餐了。他总是一边传授知识,一边启发兴趣和思维。孟老师的成功不只是在对我们的教育上,更在于对他宝贝儿子的培养。有幸成为孟老师的学生,亦有幸成为他的全市状元儿子小孟的同班同学,对我而言真的是成长中的一份恩赐。小孟在北大,那个离我们北理工地理距离不是很远而分数距离极远的学校。孟老师在我们入读大学的那一年,从学校副校长的职位上辞职到了上海。我们当时去他的办公室里拜访他,他说想去更大的平台上激发自己的潜能。我的老师们,真的是在方方面面影响着我们。

高中还有高三临时任我们班主任的思想政治黎老师,总是在哲学思辨课上把我们绕晕之后抿嘴一笑。名校物理系毕业的高老师是全校的名人,就是爱抽烟,自习课上找他答疑时,他拿过的试卷会有一股烟草味。因为我爸爸也抽烟的缘故,我当时觉得那股烟草味很是亲切。人称化学天才的曹老师,再复杂的化学反应在他的粉笔下,轻松勾勒。我们毕业后不久,曹老师也去了市重点高中任教。英语老师赵老师,亦是学校里最出色的英语老师,高考我的英语发挥失常考了一百一十几分,已是拉低班级平均分的成绩了。赵老师后来在学校里看到我还在惋惜我高考的英语成绩。

大学之后,课程多了,6年的时间,给我讲授过课程的老师也更多了。只是大学时的老师不像高中之前的老师与我们朝夕相处,所以很多老师在脑海里印象还很清晰,但姓名已经模糊了。当然,本科时的辅导员孙老师、班主任郝老师、论文导师何老师,研究生导师董老师,都是深植于记忆深处的老师。孙老师对我入党的督促,郝老师对我生活的关心,何老师和董老师对我学业的指导,历历在目。

还有很多很多的老师,在我成长的路上给了我教导和帮助,给了我感动和温暖,实在是无法一一列举。正是这些优秀的老师,教给我知识,启迪我成长,影响我做人。

何其有幸,能师从他们。何其惭愧,没有成绩报答师恩。

深深的深深的祝福,您们都身体安康,顺遂如意。

教师节快乐,我的老师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