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高山流水韵依依(21)

17.21
庶盶回应说:“我高度认可,你所说的客观原因是真实的。不过,凡是人为的所有事情,除客观原因外更取决于主观原因。增广有言‘结交需胜己似我不如无’。你的本事,在这方园数十公里范围内,那是无人不知、名至实归的大人物,而本人就是一介草民中的无名小卒。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能够高攀,让我们将来或者成为朋友。所以,我所遵循的是‘梁山兄弟不打不亲’。我知道,你现在仍然还瞧不起本人,我这不是正在不断加码,力图展现自己的本事嘛!我想吧,只要我们在彼此不伤筋动骨的前提下,各自都使出真本事来,多比划几个回合,届时或许你就会认可我这个兄弟了。”

“哎呀,我早就输的心服口服了,你就饶了我吧。”“要说口服我信,但心服则言过其实。我觉得,反正接下来的这一个回合,连今天还有一周的时间,不急,慢慢来!不过,我倒是认为,诸如昨天的事,你要是真的瞧得起、信得过的话,为什么宁肯先跑保险公司,而不愿意先和我们商量,从而画上一个圆满句号呢?这就与心服口服完全不沾边了嘛!”“唉,这段时间,是不少的事情都凑在一起,弄得个昏头转向的。你说的是!我明后两天,不论保险公司那边如何,我都会来把事情做个了结的。”

庶盶正在集中精力赶制米饼,无意中发现二姐哥站在旁边,待客人稍事松动,庶盶突然意识到,二姐哥定当有什么事。果然,又是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原来是厂方所垮下的门柱砖块的清除问题,这倒是此前未曾考虑到的。

问及清除成本,二姐哥介绍说:“现在这些废弃物处理十分麻烦,今天这里不准倒,明天那里不能倒的。自己又没运输车,花两三百元的运输费是一回事,关键还需要一大群人上车。”“你估计对方清除需要多少钱呢?”

“他就完全不同了。他的关系网宽,随便问一下就知道那个工地需要填方,完全可能不花一分钱就有人自己来拉走。即或就是运出去,这有车和没有车完全不同。请别人的车,必须得赶时间,需要请一大群人上车。若自己有车,一两个人不慌不忙地半天就轻松做完。只要别人允许倒几天时间,那些废砖头就会有人清理出来弄回家里自己用。估计,自己有车最多花百十来元钱,没有运输车的只怕四五百都还说不准。”“那,是需要我回去吗?”“你二姐都和他吵起来了,恐怕只有你回去才行。”

距二姐家尚有十余米,见二姐哥的大哥等一众亲戚,似乎专门站在路边等自己。庶盶赶紧跳下自行车,同他们招呼。亲戚们都急切表示,希望“事情能够得到解决就行了”的愿望。估计对方当事人已经与二姐哥的大哥等通过气了,大家相劝的愿望,料必也是对方当事人的愿望。庶盶欣然接受劝告,表示只要对方不翻翘打滚,自己决不做过分的事。

看见对方当事人正在通过梯子,独自向房背上运送瓦片。庶盶望着他说:“这些瓦片不用你来的!”“没事、没事,我就是把那点瓦弄到房背上来!”庶盶随即将剩余的瓦片递上,感觉对方双手明显在突突打颤,可能是长期没有涉及体力劳动外加神情有些紧张所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