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会被潘粤明和张一山的谍战神剧雷到

说来你不信。

潘粤明和张一山居然可以演兄弟了。

一合体,就是神剧—

《局中人》

继抗日神剧后。

国产剧又一类型迈入了神剧行列——

谍战神剧。

《局中人》剧情梗概:

该剧主要讲述了原本分属不同阵营的弟弟沈放(张一山 饰)和哥哥沈林(潘粤明 饰),最后却因相同的理想与信仰,共同投身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事业的故事。

一个不用剧透,就能看穿全局的故事。

开篇5分钟,主角之一的沈放(张一山 饰)出场。

旁白直接就撂了底包。

中共潜伏于敌后的秘密情报人员

先后潜伏于国民党军统

及日伪情报机关

只有他背后放冷枪的份。

没人能发现得了。

就算被发现了。

“砰”的一枪,敌人小命立刻就没。

出手的是他亲哥沈林(潘粤明 饰),披着国民党的制服,但身份还用猜?

所谓神剧就是。

除了立场不能改,什么都可以魔改。

但凡神剧,似乎都对雷情有独钟。

什么包子雷。

裤裆藏雷。

《局中人》的编剧则开发出了——

智能型手雷。

这种手雷的政治觉悟极高,组织纪律极强,服从命令听指挥,指哪打哪。

一到关键时候。

雷,就来了。

身份暴露后,同志要牺牲自己,保全沈放。

见他拿出手雷时,他没上前。

专门要等到人家拔掉插销后,他才一个慢动作想要跑上去阻止——

不~误~误~误~误~

为什么?

因为他明白,这手雷质量极好,爆炸效果如外科手术般精准无误,只隔一道门,里面的人粉身碎骨,外面的人是断不会有事的。

两周之后,又是一个精神小伙。

一雷未平,一雷又起。

沈放窃取加藤长官的情报,手套沾上了保险箱里荧光粉。

百口莫辩的时候,雷来了。

boom!

手雷在他们中间爆炸,都被炸飞。

敌方:头破血流。

我方:大背头还没乱呢。

果然是一颗是非分明的手雷。

但沈放送到医院后被查出,脑袋里有弹片,鉴于Sir实在没发现伤口在哪,只有一种解释——

这手雷运用了量子力学技术!

手雷太管用了,什么不能收拾的局面,统统交给它。

劫狱被敌人发现了,束手就擒?

不不不。

他们再一次,很默契地掏出了手雷。

在整辆面包车都被炸成礼花。

但车里的每一具尸体,五官还清晰可辨。

有人说,剧情烂。

但有潘粤明和张一山看还不够?

抱歉。

在这部悬浮的谍战神剧里,潘粤明和张一山的演技彻底被拐偏了。

就拿《潜伏》对比。

什么是卧底?

就看一个细节。

余则成看着负伤躺在地上,与自己打过照面的马奎。

细密的汗水,增色了他的害怕。

而这并不够。

孙红雷这段的表演,妙在了“藏”,慢慢低头,将恐惧藏起来。

将自己的脸藏了起来,也更是合情合理的害怕。

而《局中人》里,张一山如果作为一个潜伏人员,实在又太过于高调了。

铁锤砸手,也面不改色。

调戏舞女,一套壁咚手法行云流水。

这个角色已经在开挂的道路上,彻底飘了。

在他的脸上,Sir总能看见一抹邪魅的微笑。

这是酒会开始前,被日军军官介绍的微笑。

这是酒会准备结束,离开会场的微笑。

这是头疼欲裂、丧心病狂的笑。

还有把父亲呛得差点倒地死亡得意的笑。

虽然张一山的嫩脸和小身板,不太撑得起这套军大衣。

但也别为了装成熟,搞得这么油腻吧。

而表现深沉和隐忍的时候,沈放又变成一个龋齿患者。

张一山很努力地带动面部肌肉。

看见同僚入狱时,后槽牙疼。

在镜子里看见自己又披上了国民党军装时的恨意,他后槽牙疼。

被哥哥叫住回家吃饭,他不情愿时又流露出来的牙疼,加入了些不耐烦的眼神。

牙疼了,人物内心就复杂了吗?

《潜伏》里,余则成跟翠萍的最后一面。

面带微笑,轻轻摇了摇头。

这时候,翠萍的笑马上收了起来,机警地转向四周张望。

余则成难道不想让她靠近自己说说话吗?

不,是不能。

他的眼睛一直注视着翠萍,未曾动摇过。

两个演员的眼神,一静一动。

却将彼此之间的爱意,填满在着短短几个动作中。

如果说张一山是角色不匹配。

那么叔味的潘粤明更是戴着面具在演。

沈家两兄弟在监狱里,勾心斗角,差点让沈放就此丧命。

好不容易对哥哥说出一声表露真心的话。

潘粤明的此时的表情是眉头一皱,不为所动。

就这样目送兄弟离开。

以下三张,分别是审讯越狱的弟弟、看着弟弟与父亲吵架、盯着疑点越来越多的弟弟照片发呆的场景。

看出不一样了吗?

潘粤明老师满脸写着两个字:

赶场。

你仿佛能看到关宏宇的某一个表情,正在程式化地被移用。

唯一能看到表演痕迹的角色。

还是寇振海饰演的老父亲,在儿子沈放顶撞自己时,他想要还嘴。

却又无话可说。

嘴部的动作,是怒不可竭的样子,也有种迟缓的老态。

但这样的表演。

剧本给了多少合理的动机,而这样一部谍战神剧给了多少时间去让演员发挥?

这才是潘粤明和张一山双双翻车的原因。

《局中人》的路数,还是速成和拼贴。

只不过以往。

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找来一个流量,就以为有了人气和热度。

现在呢。

变成了另一种形式——

只要我请来了实力派,就自然有了演技和口碑。

从一种急功近利到另一种急功近利。

撕毁的,不就是观众的信任。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