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3日的群资料分享

2016年12月13日的群资料整理目录

出彩分享一:生命力的密码-希坦情绪密码——领悟工坊

出彩分享二:希坦情绪密码让我敢于面对自己——丽


出彩分享一:生命力的密码-希坦情绪密码——领悟工坊

作为生物体,人类每一次挫败,都会使生命遭受痛苦,透过痛苦,生物体学到了新的方法,以获得更好的生存。也许人类藉由痛苦和欢乐来学习生存,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由于痛苦卡住过多的自由生命力,蒙蔽了他的理性,消弱了他的身体、降低了他的能力。

一个孩子骑车摔倒,头部受到了撞击,他一瞬间失去了意识,当他醒来时可能认为对整件事情,有完整的记忆,但其实有一瞬间的记忆已经封闭在他的意识之下,这一瞬间,包含了一些被扰乱的生命力,这会变成他以后非理性思考的一部分,这个片刻就是心灵的疮疤。这些心灵疮疤逼迫他进行反应式思考。

当然只要生物体还没有发展出语言,反应式思考也算是一个非常可行的机制,一个动物受伤时,他的反应库就会记录这个心灵疮疤,包括所有关于受伤的感知资料—景象、声音、气味、触感—无论何时,每当这些感知资料出现在这个动物周遭时,它的反应式思考就会要他攻击或逃跑。过去的痛苦时刻以这种方式保护它,这个方式虽然让它远离了欢乐,但至少能使它在弱肉强食的环境中生存下来。

但是当人类演化出语言后,麻烦就来了,因为心灵伤疤里可能也包括语言。无意识期间说听到的话语,诸如在手术期间周围人所说的话语,都会与疼痛一起被忠实地记录下来。如同催眠暗示,类似的话语或环境可以启动这些记录,使个体的反应如同危险就在眼前。

个体被环境再刺激的时候,这些惊悚事件所造成的心灵疮疤,还会使得你不断地产生相同的顾虑,同时影响你对当前所发生的事件的评估。如果你小时候被一只狗咬伤,那你在现在的生活中是否偶尔仍会经验到不由自主的怕狗?事实上昔日的伤痛与羞辱已经过去,时间与空间都已转换。但这些过去的惊悚事件对你现在思考的影响,你又有多少决定权呢?这就是【岁月的限制】。


出彩分享二:希坦情绪密码让我敢于面对自己——丽

在学习情绪密码之前,我是一个在别人眼中是一个有灵气,却很任性的人,因为我爱憎分明,只做自己想做的、自己认同的事情。可是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懦弱、不敢表达自己的人,不敢拒绝,很容易服从、配合别人的人,这让我有的时候会很矛盾,明明不想做,可是因为不好意思、不敢表达、不敢做选择,渐渐的将人生的选择权随波逐流,陷入了迷茫,迷茫自己为什么活着,迷茫自己想要什么,迷茫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希坦博士有一句话:如果你自己不做出决定,别人会帮你做出决定。

我发现,我的人生一直是别人在给我做决定,我从来没有好好的面对我的生活,我就像是生活的囚徒,一直逃避,甚至一度想要用死亡来逃避这个不敢、不想面对的世界。

从出生到现在,我经历的太多不想面对的过往,渐渐的我将内心中的自己封锁在黑暗的角落,披上妈妈给我的戏服,照着她的意思去活着。她告诉我,她是爱我的,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她用她的思维方式去为我做出每一个决定,当我反抗的时候,她就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好像震惊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身边的人总是说:“你妈妈身体不好,她为了你们吃了很多苦。”所以我一次次退步,直到现在我们之间没有了共同的语言,因为我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她攻击我的引火线,在她眼中我是多么的不堪。有的时候忍不住想和她的分享我的喜悦,迎来的却是她的指责,好像做的好是应该的,我还可以做的更好;做的不好,她就会用失望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说,我怎么会生下这么笨的女儿,一事无成。渐渐的,在她身边的我失去了自我,遵照她的意思行事,最后我只期望快快长大,离开这个家念头,不然我怕自己会忍不住以死亡来结束这样痛苦的人生。可是,我又知道自己不可以,因为我的生命不仅仅属于我的,所以我只能将自己用锁链锁在心里那个黑暗的角落,才能继续披着戏服,演好一个乖女儿的角色。

从小到大,我的每一个决定权都不在我手上,渐渐的我失去了选择的能力,随波逐流,只有在离开妈妈的环境下,小小的释放出我的本性,没心没肺,天真的活着,放肆的大笑,想干嘛就干嘛,就像个孩子似的,无法无天,从心所欲,所以渐渐的在别人眼中我是一个任性的人,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只做自己想做、认同的事情。

我总是不去想过去的事情,也不去期望未来,我只是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可是有一天,博士说:“跟从内心,就可以找到自己的目标。”

我又掉进了这个总是让我迷茫的问题:我要什么?我为什么活着?我的内心一片荒芜,我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我一直不敢面对过往,对于未来也不敢有太多的期望。于是我问博士:您是怎么找到自己的目标的?

博士回答我说:“你问我怎么找到自己的目标?其实我想跟你说目标不用找,你决定就好。你只需要看看哪一个是你真正想要的?跟从一下内心,然后你就能决定了目标。那为什么有人找不到目标呢?因为他早早的就已经被气馁打败了,或者说被周围的教条灌输,让他不敢有任何希望。所以你先把那些东西擦除掉,然后目标自然就显现了。”

是的,我的生活中有太多的印痕,然后在以后的生活中不断地复演印痕,不断的遭遇失落、气馁,渐渐的我失去了对生活的追求,因为我害怕从头到尾——竹篮打水一场空,渐渐失去了对生活的期望,如同鲁迅先生说的: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我突然意识到,我需要做什么了?我需要找到我的目标,我要找的我活着的意义,我需要擦除自己以往的印痕,我要做自己的人生的主人,我要从新面对和认识我自己。

我是一直是一个感知力很强的人,喜欢感知周围的人和事,所以周围的人喜欢和我交往,觉得我是一个开心果,也喜欢通过我来了解他们自己。可是对自己,我一直不敢面对,不管是过往,还是未来,我放纵自己不去想太多,享受每一天的日子就好。所以我有一个习惯:当感知到自己的喜欢的人和事,我就和他交朋友;当感知到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我就在心中给他贴上标签,排斥他,然后给自己下念力设定:不和他玩了。渐渐的,我将自己孤立起来,好像自己不被人需要,可是为了被需要感,我渐渐的变得很依赖周围的人,甚至为了迎合周围人的意志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现在我知道,这些都是我生命中的渴求和排斥。我表面上,我在不断地的渴望我喜欢的,排斥我讨厌的,其实我的渴望是我自己,我的排斥也是我自己。

我通过学习《希坦情绪密码》的课程,学着去感知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个情绪,感知自己当时的状态,察觉自己的过往的印痕,面对它,找到它的念力设定,慢慢的擦出它,直到我的世界越来越不一样,越来越明亮,知道我找到我的目标,我活着的意义。

在2016年11月16日的时候,我碰到了一个厌恶的情绪,是对陌生人的——一个外表漂亮而又再三提出她认为合理的要求的陌生女生。我对自己产生厌恶情绪感到奇怪,为什么呢?我生命中有遇到过被俗称“绿茶婊”的女生欺负过?回忆再三,没有什么印象,然后在朋友的提醒下找到了答案——电视剧里总是出现这样一个女生,她长相清纯,友好,当她向你提出请求的时候,如果你不同意,她就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你,接着周围的人就会认为你在欺负她所以在我就根据第一映像直接给她贴上标签,没有平常心的感知这个人,从而让自己产生厌恶的情绪。实际上这个标签是通过虚幻的电视剧的情景给我的印痕贴的,就如功夫熊猫说的:别人的教训只能是自己的经验,它们可以成为我们的经验,但更需要我们深入进去寻找原因,不要让它成为你的恐惧。

感恩那个女生,让我知道电视剧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价值观,以后要慎重选择优质电视剧观看,因为电视剧里面给我们以真实感,然我们产生印象,如果反复出现类似不好的场景,很容易让我们产生附属印痕。如果有缘再见,我一定感知她本人,发现她的美。

这是我第一次就如博士所说,察觉情绪,感知情绪,追踪情绪的来源,解开情绪来源的印痕的念力设定,最后消除它。解开这个情绪的锁,以后碰到这样的情形下,我就不会再次陷入反应式情绪,能够渐渐的掌控自己的情绪,做自己的主人。

现在的我还是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渴求和排斥的情绪,可是我却不会像以前一样,陷入到自己的反应式的情绪里面了,我会察觉它,感恩它,它我又一次了解自己的线索,沿着它的痕迹,打开尘封的心门,找到那些我一直在逃避,不敢面对的过往,体验它,认领它,重新定义它,结束它,然后放出那些卡住的生命力,找回真正的自己,做回真正的自己。

生命是一个体验的过程,愿我们都能够放飞我们的生命力,恢复孩童般的热忱,跟着我们内心走,收获我们真正想要的幸福生活。感恩大家的倾听,今天我和希坦情绪密码的故事就先到这里,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享,感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