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 九·一八!

今天是2022年9月18日,距离1931年9月18日已经过去了91周年,91年前的今天,是刻在中华民族心口上的一道伤疤。14年的浴血抗战,3500多万同胞伤亡。我们不能忘了伤疤忘了疼,勿忘国耻,警钟长鸣。缅怀先烈,珍惜和平。以史为镜,砥砺前行!

让我们重温【张寒晖】1935年创作的抗战歌曲《在松花江上》: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我的同胞,

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 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九·一八”,“ 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

抛弃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

整日价在关内流浪!

哪年哪月,

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哪年哪月,

才能够收回我那无尽的宝藏?

爹娘啊,爹娘啊!

什么时候,才能欢聚在一堂?


在我很小的时候,总记得屡次用手去抚摸父亲左脸上那块伤疤,好奇地问:爸,你脸上这块伤痕是怎么回事?
父亲每次满脸骄傲地说,那是在【焦土抗战】的年代中与鬼子拼刺刀留下的伤痕。父亲说话的时候,神彩飞扬,口沫四溅。他说,冲锋号一吹,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哪怕是踏着战友的尸体都得义无反顾地往前冲锋陷阵,哪怕是拚刺刀,肉搏战,都不能贪生怕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了。我这条老命是从死人堆里无数次爬出来的,还在乎脸上这块小伤疤?真正的伤疤,不是长在脸上,而是疼在心里。

我年少不经事,弄不明白。伤疤明明长在脸上,怎么却会疼在心里?父亲就黯然神伤,凄惨地唱着上面那首血泪浸满着的歌曲【在松花江上】,并叮嘱这首歌一辈子不能忘。

如今,父亲已逝30余年,昔日焦土抗战的烽火不再,而父亲的话语与歌声犹在耳旁振聋发聩。如是,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缅怀父亲,缅怀无数为国捐躯的抗日先烈:鞠躬!再鞠躬!三鞠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