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7

周末时光,受伤了不能运动,三趴思考,我这扭曲的三观。


第一趴,挑战神坛,闲着无聊,再去翻看罗伯特·清崎的《穷爸爸富爸爸》,有了与之前不同的感悟。穷人与富人的差别,不是赚钱的能力,而是对财富不同的态度。

书中通过对现金流解析来说明穷人与富人之间的思维差异,穷人花钱是负债,而富人购买的却是资产。资产与负债两者的区别成了书中最至关重要的点,资产可以产生现金形成正循环。这就是富人的睡后收入。

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被罗伯特·清崎醍醐灌顶。今天我用我的思考,看到了穷人的无奈。我是一个屌丝,算书中穷人的一员,我们同样也知道购买资产,钱长期持有面对的是贬值,对于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不需要钱去升值,只要保值就已经足够了。

我们必须把钱花出去,可是对于穷人来说,最大困难的不是选择购买资产还是负债,而是我们选择资产的门槛太过于狭窄,在购买资产的道路上全是陷阱。不是我们不努力只是敌人太狡猾。

就像一辆宝马7系,蓝天白云男人的梦想,还好我没有这么大的梦想,对穷人而言,买来的就是负债,但是富人可以提升自己的手段,就变的了资产。资产和负债的定义,由于场景和人物不同而是装变的。

房子无疑是负债,他带来的是房贷,但是随着房子本身的升值,他又成了资产。

这就是穷人的困境,对于购买资产都是明白的,但是什么又是好的资产呢?当你去购买资产的时候,资产也许随着时间变成负债。

罗伯特·清崎的《穷爸爸富爸爸》在区分花钱概念的时候,就没有区分穷富之间的鸿沟本身就横梗在社会阶层之间,这鸿沟并非无法逾越,但是取决于多大的努力。

还有一定很关键,运气。

什么是好运气?很多东西我们是无法决定的,但是我们是否可以让负债变成的资产。我们应该重新定义资产和负债。

人处在的高度决定了视野,罗伯特·清崎用富者的高度说出了花钱的概念,可是从穷人角度来说,又如何实现购买资产呢?最起码我们接触的途径太过于狭窄。



今日第二趴,世界是否是平衡的。

如果世界是平衡的,生产出来的原油正好开采端和消费端保持平衡,世界生产的粮食从地里到每个人餐桌前保持适度的平衡,当然也包括猪肉。

可是新冠疫情正在打破这种平衡。

就像巴菲特说的,把火车从原来的轨道上拿下来。那么会带来什么样子的后果呢?

第一,有人开始囤积物品,本来市场是平衡的,这种囤积以后,打破了平衡,就像之前的口罩一样,只要有人囤积,那么这个市场原来的平衡势必不能保持。  价格不是由成本决定的,而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让自己打上奢侈品的价码,只要足够的稀缺,那么就有足够的价格。

第二,当疫情开始全球贸易停滞,这会是暂时的还是一直,这些尚未可知。只是现在全球所有的储油设施已经存满了足够的原油。生产远远大于需求。平衡早已被打破。所有被打破的平衡是否会均值回归,原油价格是否会在一个合适价格回归呢?疫情过后的世界是继续萧条,还是快速恢复。

第三,回到猪这个话题,美国生产的猪,早已工业化,控制每一头猪的生产周期,和大小。通过流水线机器宰杀的猪,一旦超过了指定的生产周期,超过体型的猪是上不了屠宰机的。首先是新冠,对猪的消耗明显减低,那么这些猪去了餐桌,养大就是更大的成本,也就有了从小课本上看的的,万恶的资本家倾倒牛奶,和活埋猪的童话故事的真实上演。

世界的平衡被打破了,由于大豆,大米生产国开始囤积食物,牛奶和猪肉过剩被垃圾处理,那么一旦产能被打破,需求一旦回归,哪怕5%的缺口,都会带来50%以上的增长。这就是真实的市场,人性的贪婪对财富的渴望远远大于人性的恻隐之心。

被打破平衡,是否会带来新的萧条,是否是对世界牌局的大清洗。何时会得到回归。

我本身是比较乐观的,我们回归的速度远超历史任何一次,我们会重新回到正轨。

牌桌上我已下注,筛子在转没法停止了。

只是看着市场低于穷人的不公平,可以真正投资未来的标的太少,敢于真正下注的,也许熬不过危机吧。



今日最好一趴

特斯拉是未来,还是埃隆马斯克的商业故事。下一部车注定是电动车,是选择上一个时代的汽油车,还是一部电脑四个轮子的未来。我们必须迎接新世界的到来,未来以来。

这只是埃隆马斯克移民火星计划的一环,也许这个传奇男人注定会行驶往火星的。

特斯拉也许只是一个商业故事,不代表未来,他还是一部四个轮子的车,本质不变。也许未来拥有一部属于自己的车就是一个成本高昂的,最lower的行为。我们看到的未来,也许注定不是现在能想到样子。

特斯拉是一个传奇,但是所有的传奇本质上是商业上的成功。

这辆车是否可替代,谁有规定我们未来的新能源车又必须是电动车呢?

特斯拉真正牛逼的是一己之力在改变未来,用一辆车告诉了我们未来的样子。

这才是真正的好故事。



我们必须改变世界才能逾越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