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事•花忆

小的时候家住瓦房,屋前房后的园子里开满了野生的太阳花。没人去撒种子,每年夏季就自然的生长开花,那时候我年龄小,不懂的去欣赏,再加上满山遍野的都是叫不上名的花花草草,以为生活就是应该这样的。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那山,那水,那花已经不存在了。太阳花,我梦中的记忆,我儿时快乐的童年,还有那我年轻的爹娘⋯⋯

小时候乐此不疲的事情,就是每天早上起来去看那片蔓延在墙边的太阳花,红的 ,黄的,白的……点缀在绿丛间。蹲在跟前幸福满满地看着。还小心翼翼地从家里端来水浇在根部,盼着它开得更多更美。观赏花朵最好的时机是清晨太阳刚刚出来的时候和傍晚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哪怕是草丛中那朵不起眼的小花,花瓣上透露着最美的光晕,目之所及,瞬间都会被感动。

很多不知名的小花 静静地独处一隅,给一点雨露,就可以怒放,开着小清新一样的花朵。清晨扬起稚嫩的小脸,吹起喇叭,叫醒梦中的我们。

农村的孩子其实没有任何乐子可言,想起以前读过的一本连环画,一个发小,儿时的那首歌,年轻的爸妈和趣事。有点想哭的冲动。

我想说,太阳花是盛开的野花,我喜欢院子外顺手摘一朵,置于院内的洗手池边的玻璃皿中,观其结束,满足自已一点小小的怜惜心。

在一个明亮的早晨,在阳光里,用最完美的方式,线条,色彩,一瓣一瓣打开。即使只是一个短暂的早上,即使可能没有一个人会看见。

蒋勋说这种美它比一切知识更有说服力,却静默不言不语,这样自足完美的存在。我希望它开在校园里,让孩子看到,孩子即刻就懂了,什么是美,什么是真理,什么是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