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处细节的感触都形单影只

1

骑哈罗单车过红绿灯路口时,忽然记起还没有打卡。

“你走不走啊,真是~”绿灯仿佛是家的指引信号。

回个家,休个息,泡个脚,吃个鸡啥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骑着单车直直往前走,来不及回头,只这样被驱赶着往前走。

骑过大概两个红绿灯路口,终于逮住机会往回走,这个方向的人不多,很顺畅。

到达杭州大厦501,找个位置停好哈罗单车。电梯驻停,动不起来的电梯就那样躺着,跟旁边的楼梯一样,安详的躺着。

正门紧锁。

翻开手机上的员工守则。第3条打卡制度说明,晚上下班不打卡扣当天一半工资。理科生的规矩是以数据说话,向来不会说谎的数据冷冰冰的显示了劳动成果的多少。

      傻坐在正门口,掏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然后挂掉,翻开闺蜜的微信聊天对话框。

闺蜜有发信息,“下班了吗,过的好吗?加油哦,还有几个月就回学校了,我在学校等你回来。”

编辑了一长串文字,删除,重新编辑,又删除,最后简化成两个字和一个句号,“还行。”

站起身,一个人绕着大厦走。绕了一圈,后边有个地下停车场入口。保安亭的叔叔在和家人聊微信电话。

“叔,打扰一下,您知道下边的停车场有路进去商场里边吗?我忘记打卡了......”

叔给我指了指,“你就朝着这里一直往下走,左边有个写着商场入口的门,现在还没有关门,你赶紧去。”说完赶紧回到聊天中“刚才有个人问路……"

“谢谢叔。”

我走了一半,来了个电,跟我一起来实习的女生,“你打卡了吗?记得打卡,如果忘记了就赶紧回去杭州大厦那个楼,用钉钉打卡。”

“好来,你打卡了吗?”

“我打了,我刚打。”

“你在哪儿呢,现在。”

“我在骑车,还有两个路口,就到宿舍了。我不跟你说了,绿灯了。”

“好来,那你注意安全。”

出了停车场,如清晨的鱼,浮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呼吸。

保安亭的灯亮着,那个叔不在。

好的,钉钉,打卡完毕。

原路返回,那辆哈罗单车已然不在。走了一段路才寻到一辆哈罗。这是哈罗,却不是刚才陪我的哈罗。

“哈罗,2018年新年快乐。”扫码后,哈罗单车突然蹦出一句话,搞得我好像掉了几滴眼泪吧,掉了吗,我不太记得了。

2

    这一次返“家”的路途很顺畅。一如往常,在路边的一家云南过桥米线店停下来。

刚进店,不用开口点餐,老板娘早就偏着头跟她老公说了本应该是我说的台词。“15块的米线,加肥牛和亲亲肠。”

然后转身,带着酒窝地笑着说:“你又来了啊~”

“哎,我又来啦。”老板娘把她的包从我的“宝座”上拿开,我很识趣的过去坐下。

老板娘也坐过来,“刚下班吗?”

“对,刚才忘记打卡,跑回去打卡,现在才过来。”

“哦,那蛮辛苦的……”话还没说,老板娘抬头对门口新来的两位客人说:“你们又来了啊,今天还是跟以前一样吗?”

“今天点个全家福,很开心,卖了好几部手机,提成比平时翻了好几番。”刚来的这位客人前段时间还在抱怨自己销量不好,这么快就重整旗鼓了。

老板娘转过来问我:“小弟,你今天提成怎么样啊~”

“姐,我跟你说过了啊,我做服务员的。我没有提成。而且我是实习生,我的工资要比别人低很多。”我跟老板娘说。

“你工资多少,你要不干脆来我们这里卖手机好了。卖好的多钱就多,卖的少还保底。”那位客人突然插入我们的话题。

我还在思考学校课堂上学的那些婉拒别人的方法。“真的,你毕业了也可以来我们这里做销售,你什么学校的啊,要加个微信吗?”我还没注意他已经站到我的旁边,摆好了微信二维码。

我看了看他,他又接着说:“认识一个朋友嘛。对了,小弟,你有女朋友了吗,我可以给你介绍。”

老板娘帮我解围了,“哥,你怎么见个人就加微信啊,人家还只是个学生,不是你的用户。”

他转向老板娘,“对哦,你的微信我也还没加呢。加个呗。”

跟他一起来的那位女客人咳嗽两声,闹剧结束。“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甭理他,到我店里吃饭,到处要人微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搞传销的。”

“没事,我觉得他挺好玩的。”

“那要加微信吗?”那位客人的耳朵很灵敏。

老板娘姐姐瞪了他一眼。

3

每一次吃完过桥米线,我都会跟老板娘道别,“姐,元旦快乐。”

“哎,老弟,你也快乐啊!”

宿舍。

两个零零后叼着烟坐在床边吃鸡,左边那个说你大爷的,右边一句你丫的会不会玩啊。一个九零后在刷抖音,“你知道我对你不仅仅是喜欢……”,一位大叔报着在追《花千骨》,还有一位大叔在泡泡面。一方土,四世界。

大叔看见了我,“你回来了啊,大锐,你要吃泡面不,叔这里有~”

“叔,我吃过了,你自己吃吧,谢谢你啊。”洗漱完,爬上床,蒙着头进入我的世界。

闹铃一响。

起床,洗脸,刷牙。

闹铃二响。

背包,出门,叫舍友。

闹铃三响。

蚂蚁森林,小鸡庄园。

最后一步没有闹铃,骑单车去上班。

晚上接着去同一家店吃米线,然后最晚回到宿舍,有时候碰上泡泡面的大叔稍微问候两句,有时候回去,烟雾缭绕的方土,大叔在他的世界里打呼噜。

生活很规律,日复一日,一直到我即将离开。没有谁同我告别,我也不与任何人说离开的话。米线店的老板娘会想我吗,大叔的泡面还会给我留吗?

火车上的那一夜,没有王者;那一夜,没有吃鸡;那一夜,只有呼吸。

4

学校。

    见到一个同学,竟认不出,随口一句“HI”。

螺蛳粉店,阿姨说:“哇,稀客,你好久没来了啵。”

一杯欧蕾的柠檬水伴着校园里的闲逛,恍然发现自己大学白读了,校园里有很多不知名的植物。每一株都是一首诗,而我是一个假的诗人。不禁感叹每一处细节的感触都是形单影只的内心独白。不会说孤独,不敢比寂寞,就这样走着。

有首歌,《拿走了什么》,歌词里有句话,猫常常望着窗口,也觉得沙发上少个人。猫没有说话,只是望着窗口。猫不会说孤独,只是静默感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