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小妞井薇薇 6

井薇薇带麦冰羽去酒吧喝了很多酒,可麦冰羽却依然很清醒,而井薇薇自己却喝醉了。第一关 ,通过。井薇薇带麦冰羽故意惹事和小混混发生冲突打了起来,麦冰羽一人打七个居然把它们都赢了。井薇薇出乎意料。井薇薇决定带麦冰羽去游戏厅玩游戏,估计他这种乖孩子从来没玩过吧。没想到麦冰羽依然是如鱼得水,玩得很尽兴。井薇薇头大了,居然是个可以和自己抗衡的人。对,带她去玩过山车,看看他胆量如何。麦冰羽虽然恐高,但为了爱情他豁出去了,给自己心理暗示,没事的,居然也安全的通过考验。                                                            

你真让我刮目相看啊 ?                                                      

侥幸而已。                                                                

看你一副文弱书生样,没想到这坏孩子擅长的事你都擅长啊。你可真够能装的,把所有人都骗了。是啊,可没骗过你的火眼金睛啊。麦冰羽笑道。                                  

开玩笑的,看来你真是我同类啊,以后我出去玩带你。井薇薇笑道。             

 那我可以做你男朋友吗?                                                  

男朋友 ,算了吧,我不需要,我考验你,只是想让你知难而退而已。              

你就不能给我个机会,难道你不向往爱情吗?                                 

 你知道我的名言吗?无所谓是非对错,无所谓爱恨情仇,活得就这么没心没肺。    

为什么?                                                                  

我根本就不相信什么所谓爱情,那都是骗人的 。                             

 你太偏激了。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我爸我妈过去也很相爱,是很多人羡慕的一对,可最后还是禁不起岁月的考验,分开了。             是因为这样你变得没有安全感了吗?你不能想得那么悲观,如果一辈子都不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那你活得不是很可悲了吗?                                

你不要试图劝说我,我这人很固执,谁也改变不了我的想法。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那好吧,从朋友做起。我不会放弃的。                                        

听说麦冰羽追井薇薇,何云诺开始没在意,可知道麦冰羽通过所有考验,何云诺才知道麦冰羽实力不容小觑,绝对是个狠角色。所以决定扮演个很小人的角色,去挑拨离间,再探听一下虚实。         你是麦冰羽吧。                                                           

 是啊。                                                                   

 师兄你好,我是何云诺,听说你们的音乐社团不错,我想加入。                 

 是吗. 好啊。听说你是文科状元,是个才子,你加入我们我求之不得啊。         

 我听说你还没有女朋友,是真的吗?                                         

 以前是,不过现在我爱上了一个女孩。                                         

 哪个女孩这么幸运,得到你的爱慕啊?                                     

 她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她是一个非常有个性值得男人保护的女孩。麦冰羽脸上露出喜悦的神色。    她叫什么?                                                                  

大名鼎鼎的井薇薇。                                                      

 原来是她啊。                                                              

 你认识她 。                                                              

 认识,他是我高中同学。                                                      

你为什么会喜欢他?                                                          

不知道,直觉,感觉她身上有种别的女孩没有的那种东西。                      

那你有苦头吃了,他可是个让人头疼的大小姐。我给你讲讲她的故事。何云诺说了井薇薇所有做的坏事,希望麦冰羽知难而退。却被麦冰羽看破心机。              

 你是不是也喜欢她?                                                        

我喜欢她?怎么可能?我可不想自找苦吃。只是想好心提醒你罢了                 

 那我就放心了,现在追她的人里就没有我对手了。麦冰羽如释重负。              

何云诺有些心慌了,这次真的会失去她吗? 晚上,何云诺再次失眠,怎么办?难道几年的单相思要变成永久的暗恋吗?到底怎么办,一向机智的何云诺也犯难了,静观其变,看形势再说吧。          井薇薇依然我行我素,独来独往,和麦冰羽保持着朋友关系。麦冰羽有事没事来找井薇薇,两人一起去喝酒,去打架,去玩游戏,看上去很近乎,却又不像恋人关系,让所有人捉摸不透,尤其何云诺对井薇薇一切密切关注。                          

井父自从井薇薇上大学后,决定要和秘书小惠公开恋人关系,并决定等井薇薇接受后俩人登记结婚。在井父生日的时候,决定公开两人关系,看井薇薇什么反应。        

薇薇,你回来了。小惠热情的招呼井薇薇,仿佛女主人般。                      你怎么在这?井薇薇有些奇怪,面色冷冷问道。                                你小惠阿姨来给我过生日的,看着一桌子菜都是她做的。井父得意说道。            什么阿姨?她比我大不了几岁?她在这你还让我回来干什么?我好像是多余的。井薇薇一点不客气说道。                                                          这孩子说什么呢。今天我要正式告诉你,我和你小惠阿姨决定要去登记结婚,希望你祝福我们。                  

 什么,登记,还让我祝福,不可能。我不接受她,这个狐狸精。               

 你这孩子有没有点礼貌,都是我把你惯坏了。小惠,这孩子不懂事,别跟她一样的。没事的,他还是孩子。                                                      

 不管你同不同意,我们都会结婚。                                          

那你还征求我意见干什么,作秀,求良心上的安稳吗?                       

 你已经大了,以后有你自己的生活,而爸爸也有自己的生活,你就不能理解一下。    你可以有你的生活,那你以后再也不要管我了。说完井薇薇摔门而去。留下心碎的井父和尴尬的小惠。            井薇薇觉得自己的天都要塌了,以前虽然父母离婚了,但老爸还是对自己宠爱有加,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可现在他要再婚,那个小惠年年纪也比自己大了几岁,老爸肯定对她好,心里没有自己的位置了。井薇薇伤心欲绝,不知怎么办,她买了一袋子啤酒,来到江边一瓶接一瓶的喝。老妈和新男友出国了,老爸再婚了,以后谁也不会管我了。                                                                      哈哈,井薇薇,你做人真失败啊?没有人爱你了。你不是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强的嘛?现在为什么那么害怕失去父爱。                                                

井薇薇三天没来学校了,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大小姐又怎么了。何云诺就在井薇薇经常出没的地方守株待兔。她果然在这里。何云诺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井薇薇,你在干什么?别喝了。何云诺抢过井薇薇手中的啤酒                     

 给我,走开,少惹我。井薇薇怒气冲天的看着何云诺。                        

你怎么了?为什么在这糟蹋自己。                                              

要你管啊?以后谁都不要管我,我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井薇薇坐在地上呆呆的望向江面。           你为什么要堕落,要自暴自弃?                                              

我堕落,我自暴自弃,会有人在乎吗?我爸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我妈和他的新男友出国了,谁会在乎我的死活,我伤心我叛逆我颓废有什么错。他们不让我好过,我就不让他们好过,这就是我的游戏规则。                                      

你以为这样很潇洒很帅吗?你太懦弱了,经不起一点打击。还总用表面的潇洒掩饰内心的脆弱,用坚硬外壳包裹着柔软的心。他们伤心你会快乐吗?何云诺在井薇薇身边坐了下来,拿起一听啤酒,喝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不会明白我的心痛,原来以为自己是最幸运的,拥有最疼爱我的父母,我是他们的一切,只要我喜欢的他们会竭尽所能给我,可他们又亲手毁了我的幸福,只留给我一颗支离破碎的心,你让我怎么承受。                                    

试着原谅他们吧。恨一个人不会快乐的,你不要总把自己藏在这个悲哀的壳里,卸下伪装,勇敢的去爱,你会快乐的。放过自己,也放过他们,好吗。何云诺轻声细语的说。                                  不知道,你陪我喝酒吧。                                                  

俩人一听一听的喝,知道所有酒喝完了,井薇薇醉了,可嘴里却念叨着你去结婚吧,只顾自己,没人管我,我恨你们,我以后就没爹了,井薇薇是孤儿了,井薇薇是孤儿了,可怜。不,我要坚强,不但让他们看笑话,绝对不能。何云诺酒量好还很清醒。怎么办呢?把她带回家不行,怎么和老妈解释,她误会了不好,还是带她去酒店吧。  何云诺带井薇薇去了一个环境较好而且隐蔽的酒店,如果去大的酒店被同学看到对两人不好。何云诺把井薇薇放在床上,自己在一旁看着她,看着她这样折磨自己,何云诺很心疼,有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井薇薇说着梦话,表情痛苦,何云诺给她敷了热毛巾。自己在一旁想着她的话。原来她是因为父亲要再婚而伤心呀,一定得帮她,不能让她这么痛苦。对了,这么办,肯定行。                                 

 第二天,井薇薇醒来感觉头很疼,然后看到在床边睡着的何云诺,有些迷糊,这是在哪?何云诺听到声音也醒了。                                               

 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                                                   

 这是酒店。                                                                

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你没对我图谋不轨吧。                                 

 你想哪去了?昨天你喝多了,我不带你来这里,你就只能睡大街了,好心没好报。  是吗?那谢谢你了,钱我会还你的。我走了。                               

 哎,等一下,我还有事。你昨天为什么喝酒?                                  

心情不好。                                                                

是因为你爸再婚的事吗?                                                   

 你怎么知道?                                                             

 你喝醉了说的。                                                            

你可别当别人说啊,要不然我的面子就丢尽了。                                

可以,你爸再婚你为什么那么伤心?难道他得到幸福你不开心吗?               

 他结婚了就会爱他的老婆,不会再爱我了,我不愿意和别人分享父爱。           

 我帮你想了一个办法,可以让你爸不结婚。                                    

什么办法?快说。                                                          

他结婚你也结婚。                                                          

开什么玩笑?                                                               

 我说的是真的,你可以找个人假结婚然后威胁你爸,他要结你也结,现在法律上允许在校大学生结婚,你爸那么爱你不会不管你的。                               

 好主意,你真是比我聪明。可是我上哪找那个和我假结婚的男人呢?             

 必须找个各方面条件都优秀的,这样不容易穿帮。何云诺耍了一个小聪明,希望井薇薇主动求自己。                                                           

 是啊?我老爸那么精明想骗他必须演技高超,条件好他才能信,麦冰羽吧。虽说他和我认识时间不长,但他人特别好。井薇薇说道麦冰羽表情很开心。               

 何云诺看她这表情简直快被气死了,没想到麦冰羽在他心里已经有了位置,真让人妒火中烧啊。但表面还装作平静的说,不行,麦冰羽条件是好,可是你不希望多一个人知道这件事吧,而且他对你还不了解,尽管他喜欢你,你俩的表演也会穿帮,你爸要问起你的事情他也答不上来。                 那还能有谁合适啊?                                                       

 我可以勉为其难帮你一下?                                                

你,咱俩是死对头,让我跟你装作相爱的情侣这难度也太高了吧。我是做不到。    那你还能找到第二个人选吗?                                 

郑毅然。                                                                  

你打住吧。他那副卑躬屈膝的模样顶多给你当个跟班,别说你爸,我都不信。还是我来吧。第一,我了解你,第二,我长得帅学习好,身体素质也不错。              

少臭美了,自以为是。                                                      

 最主要我有良好的沟通能力肯定能让你爸相信这事是真的,让他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后面这个条件我承认,你这人油嘴滑舌,比较会说,骗了不少人。                

你少诋毁我,再这样我不帮你了。                                           

 对不起,是我的错。                                                       

 这还差不多。事成了怎么谢我。                                              

你说条件吧,只要我能做到的都行。                                          

俩人在酒店排练了好久,终于有点恋人的样子了。俩人依计行事,找井父谈判。井父开始不信,但何云诺对井薇薇的事对答如流,滴水不漏,而且他看井薇薇的眼神,他对井薇薇的每个细节都那么在意,好像不是装的。如果不答应,两人真胡来怎么办?这样女儿的前途就毁了,再说这小子一看就没什么钱,以后有没有出息谁知道。不能拿女儿一生开玩笑。我同意你们的想法,不和小惠结婚,你们也要答应我不做出格的事。我可以答应你。何云诺应道。        

俩人开心的 像小鸟一样,飞出了井家别墅。     

你挺厉害啊?居然把我爸骗了,太虚伪了,明明讨厌我却装出喜欢我的样子。  

谁说我讨厌你?  我总和你作对,难道你会喜欢我? 

 是啊,你那么自以为是,臭脾气,任性,幼稚,还有……?  

行了吧,就你好?  可是我还是喜欢你。 

 你说什么?我喜欢你,很久了,也许是从高中的时候,不是从我转学的时候。  

 你有病啊?  

对,没病怎么会喜欢上你。你做我女朋友吧。    

不可能。要不是这次你帮我,我们还是势不两立的。    

你难道非要和我作对你才开心吗?那郑毅然和麦冰羽怎么就能和你那么亲密啊。

他们和你不一样。 

 对,他们喜欢讨好你,喜欢逆来顺受,喜欢收你摆布,你喜欢木偶吗?木偶也可以对你百依百顺,那你觉得那样的男人还是男人吗?只有我能给你带来幸福。   

 别说那么多,我才不听你的呢,你的出现给我带来多少痛苦,我的荣誉我的骄傲都被你剥夺了,你就是个混蛋。  

你就会在意那些虚荣的东西,还说我虚伪,你接受不了别人比你强,这是心理问题。        

你才有心理问题呢。

你对我真的没感觉吗?我觉得我是唯一配的上你的男人。

我不需要男人,也不相信爱情,更不会接受你。

那你说怎么谢我。除了这个。别的都行。

好。何云诺突然紧紧抱住井薇薇,自己的身体紧贴着井薇薇的身体,然后用力的吻着井薇薇,虽然井薇薇表情难看,但何云诺不管那些。依然忘情的吻着自己的梦中情人,这个女人,喜欢了那么久,一点不领情,我要把所有的爱都收回来。

井薇薇觉得天旋地转,时间仿佛静止,小女孩的心咚咚跳个不停,这个可恶的男人,可是为什么好像一点点接受他了,甚至和他配合着接吻,好像很享受,不对,怎么能喜欢他,这是罪恶的。        过了很长时间,何云诺放开井薇薇,脸特别红,说话也结巴了。  我不会放弃的,我会一直等你,只要你回头我永远在那个开始地方等你。说完在井薇薇没反应过来打人的时候走了。            

井薇薇找到米笑妍,说了何云诺的事。米笑妍惊呼,会有这回事。还说何云诺如果来真的,那可以考虑。  为什么?就因为他了解你,所以能包容你,而且凭能力长相个性他都配的上你。  

选他还不如选麦冰羽呢。  麦冰羽虽好,但不适合你。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了解你,麦冰羽虽然优秀可他和你不是一类人,他太好了,这种好会给你压力的,时间长了你会觉得累,就会改变自己迁就他,没了自我。        

是啊,你好像爱情专家哦。真让我刮目相看。             

 我这可是从实战总结的经验。  你有什么实战?  其实我都谈了好几次恋爱了。    

好啊,死丫头,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勾搭,从实招来,要不然我饶不了你。俩人疯闹了起来。            郑毅然上了大学和井薇薇来往少了,听米笑妍说是打工呢。

他为什么打工?他妈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病。需要很多钱。

原来这样啊。那他为什么不来找我,这个笨蛋。    或许是不好意思开口吧,男人都是要面子的。  男人,面子,郑毅然是男人吗?   

 老大,你不能这么说他?  不是,我的意思是他那种人顶多是个小男人,嬉皮笑脸的,从没严肃过。      老大,你不知道,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郑毅然那样完全是因为想留在你身边而伪装的,如果想何云诺那样他还能和我们做朋友吗?        

是吗?放心,我会帮他的。  

你告诉我他打工的地址。井薇薇偷偷去了那个咖啡馆,发现郑毅然工作时的一本正经,和以前完全不同,而且面容也憔悴了不少。      

井薇薇没有去打扰他,而是问了米笑妍郑母所在的医院,偷偷为郑母交了医药费,把自己的两张白金卡都刷爆了。                   

 井薇薇想着何云诺和米笑妍说的话,觉得自己确实是自以为是,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连自己身边的朋友都不了解。以前只知道有事找他们,可自己又为他们做过什么。我是不是太自私了。以后要对他们好点才行。                                                              

卡里没钱了,井薇薇决定回家要钱。再回到家的一刻,她看到小惠居然又在自己家里,简直被气死了,没说要钱的事。就离开家。                               

 老爸居然又骗我,看来我不能再依靠他了。我要自力更生。可我能干什么呢?以前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可现在才发现自己离了老爸什么都做不了。                 

 井薇薇来到酒吧,喝了很多啤酒,半醉半醒就要走,服务员要她付钱,她把卡给他,可是发现卡已经欠费 ,井薇薇和服务员争执起来。沐风恰巧也在这喝酒,看到井薇薇,决定帮她付钱,可一看账单,一万多,自己没带那么多现金 ,于是给何云诺打电话,何云诺带了钱过来看见井薇薇的样子,有些迷惑。她怎么了?喝这么多。不知道啊? 可能受了什么刺激吧。把她送回家吧。俩人架着井薇薇往外走,可井薇薇不肯,东推西撞的倒在了一个桌子上,把酒全弄洒了,何云诺连忙道歉。那人却不依不饶骂着脏话。何云诺和沐风不想惹事,欲走被那人拦住,何云诺火更大了,与那几个人打了起来,木风在一旁照顾井薇薇,插不上手,眼看何云诺把所有人打倒了,可却有人从背后拿刀捅了他一刀,霎时间鲜血直流。何云诺捂着伤口倒下了,却告诉木风带井薇薇走。小混混见势不妙四处逃窜。井薇薇看到流着满地鲜血的何云诺,瞬间清醒。跪在地上大声喊着,何云诺你不能死啊。何云诺你给我起来,你不是爱和我作对吗?你不是喜欢我吗?你不能就这么死了?你这个懦夫。井薇薇声嘶力竭,感到心里很疼。我答应做你女朋友,你快醒醒啊。  沐风打了120。急救车很快到了,医生把何云诺抬到救护车上,井薇薇已经泪流满面,心乱如麻,暗自祈祷何云诺平安。    井薇薇像受惊的小鹿,眼神空洞浑身颤抖。沐风从没见过井薇薇这个样子,井薇薇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知道井薇薇真的很在乎何云诺。    

到了医院,何云诺被推进手术室。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活他,一定要救活他。井薇薇乞求道。  薇薇,云诺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是吗。井薇薇眼神迷离的看着木风,希望得到肯定回答。  相信我,没事的。以前他救你也受了很多次伤,可都能安然无恙。这回也不会有事。    

你说以前他救过我。    是啊。你不知道吧。以前你上高中的时候总爱喝酒打架,何云诺就救了你无数次。你记得吗?每次我们打架总有个人断后,那个人就是他。    

井薇薇慢慢回忆着,是啊,每次打了架都能安然无恙,就算那些人不依不饶,也总有个蒙面人在那里和他们周旋,原来以为是老爸派的第五个保镖呢,没想到居然是他。他真的爱我吗?要不然会把命豁出去吗?何云诺你可不能有事啊。  手术很成功,何云诺脱险。井薇薇就在病床边守着他。

沐风,你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帮你照顾他吧。不用了,我欠他的,我要还给他。那好吧。我回去给你们买点生活用品,有事给我打电话。    井薇薇守了何云诺五天,何云诺终于醒了。            

何云诺,你终于醒了。井薇薇摇着何云诺的胳膊,开心的露出微笑。             

 我睡了几天?        五天。可吓死我了,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井薇薇认真说道。你不是恨我吗?我死了不正和你意吗?    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蛋?我在这守了你五天,你竟然说这种话。井薇薇急了。    好了,对不起,我错了,你看你都瘦了。何云诺有些心疼。       

这还像句人话。谢谢你那天救了我。你为什么会连自己命都不要而救我。     

 因为我爱你,所以必须像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那样保护你。看着自己的女人受伤害而无动于衷那还配做男人吗?何云诺郑重的说。       

 你是来真的。    你看我是那种玩世不恭的人吗?喜欢我的女生那么多,如果我要玩可以找他们,何必找你受着精神肉体上的双重折磨。      

似乎他说的也对。井薇薇还真反驳不了。再看他的眼神也是真诚的。                                            做我女朋友吧,我会用我的生命我的一切去爱你,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竭尽所能给你。          

可是我不相信爱情,没有幸福感。        

那你觉得你以前过得快乐吗?        

不快乐,得到了荣誉和光环只是满足了虚荣心。            

那你可以和我尝试一下改变。                  

真的,只要拿出你的真心,好好对待生活,你才会知道生活很美好。              

好吧,我可以试试,但我不敢保证我一定能做到。        

太好了,何云诺高兴的从床上蹦下来,拉着井薇薇的手,忘了伤痛。你干什么,快躺倒床上去。  好,何云诺笑的像个小孩。    

俩人开始了别扭的恋爱。         

 过了几天开心的日子,可井薇薇想到了信用卡的事,还是找老爸帮忙解决吧。    

二十万,自己要还到什么时候?   

 何云诺,你陪我回家吧。       

 怎么,这么着急带我见家长啊。    

 我只是想让我爸知道我们的事,而且我要你去是给我壮胆。     

 好啊,上回假的我都演的那么逼真,这回真的当然也不会逊色了。你还挺自信的,告诉你我爸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爸,我回来了。 薇薇,回来了。井父看着何云诺,眼神里带着不欢迎。 叔叔你好啊。我们上次见过。 他怎么也来了...
    时光里的流沙阅读 131评论 0 0
  • 爸,你有事吗?没事我去写作业了。井薇薇很不耐烦。 薇薇啊,你有什么心愿吗? 在上大学之前老爸帮你完成。 ...
    时光里的流沙阅读 190评论 0 0
  • 昨夜 一场春雨 打开了春天的闸门 儿时喜读的诗句 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 润物细无声 依然历历在目 耳...
    天问任我行阅读 115评论 0 0
  • “爱奥尼亚式迷情”--指的是一种相信科学具有统一性的信仰,它宣称世界是有规律的,同时可以用少数自然规律加以解释...
    qy园阅读 249评论 0 0
  • 装满春色的行囊 文,臧贵臣 不想让北方的春季走得过快,可今年的春天总是很尿性,昨天夹衣刚上身,而今天的羽绒服又重...
    宁古塔诗人网阅读 240评论 0 3
  • 我是日记星球205号星宝宝,这是我第136篇日记! 没有人会直接给你荣华富贵,只有送你机会和平台! 现在 这个时代...
    程程百合阅读 108评论 2 3
  • 腊月29了,一点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感受到,可年还是要过,而且是去山西过,这是有车14个年头来第一次开车回去...
    消失的村庄阅读 1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