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我的母亲(50)团聚

    随着年月日的渐长,姆妈看到村里人靠天吃饭,每天都是艰辛劳累,而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这样的生活,她不想把儿女丢在这块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地方当一辈子...

  • 120
    我的母亲(连载)48      割肚菌

    九月初的一天,下午,我放学回到家,正和小伙伴在大院外的晒谷坪玩耍,突然肚子右边一阵剧痛,在右跨与肚脐之间那块地方痛得厉害,痛得我一下子躺着地上满...

  • 120
    我的母亲(连载)47  做保姆

    由于天灾,家中缺衣少食,吃了上顿没下顿。姆妈想着不能这样坐等下去了,为了家中三个孩子生存,必须走出去寻找一切可以谋生的机会。思来想去,姆妈决定出...

  • 我的母亲(连载)45  姆妈的病痛

    姆妈经常和我们讲要注意身体。 姆妈交代大姐、弟弟和我,正当出汗时候不要乱减衣服,待汗稍止气出定再脱衣;不要坐在窗口、门口、过道等当风的地方;大热...

  • 120
    我的母亲(连载)43  织梭光景忙

    为了我们这个家,姆妈总是这样起早贪黑地忙碌,白天在田间地里忙,夜晚要纺纱织布,做鞋子贴补家用。 在我的记忆里,姆妈一年四季晚间与纺车相伴。春日里...

  • 120
    我的母亲(连载)42   久旱之后夜犁田

    除草是件难事呢。那些杨梅子草,水草什么的一扯就好了。简单得很。难的是拔稗草,稗草混在稻苗里,和稻苗长的很像,要很仔细地分辨。姆妈耘田扯草是跪着的...

  • 我的母亲(连载)41  我帮姆妈劳动

    姆妈说,我是在田坎上学会走路的。 姆妈要忙农活,所以下田里时,就把我放在田埂上。田埂是温暖的,五月的日头把泥土烤的如同姆妈的怀抱般温暖。我趴在或...

  • 120
    我的母亲(连载)40 分家之后

    分家之后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家乡土地改革后,祖父的大家庭一分三家。父亲已在凤凰县政府工作,当时凤凰刚刚解放,工作千头万绪,父亲还要参加剿匪斗争,...

  • 120
    我的母亲(连载)34 姆妈操持家务(三)

    双枪季节 老家的水田每年是要种双季稻的。 布谷鸟叫“布谷布谷”,“谷雨节到了”,要早几日给早稻秧田落好种,到芒种前后,稻秧便可插到田里去了。七月...

个人介绍
饮真茶,令人少眠,愿我的真诚能与你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