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我和抑郁症3

    又一次感觉到不被需要了。粉红男孩说就算哪天我不在了,他还有很多帮他撑着,他不会垮掉。可是,回头想想,那我呢?我心里的那个人不在了,还有什么撑着...

  • 林寒君(1)

    林寒君是我在社交软件上认识的朋友,一位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的虚拟朋友。他是一位背后会有圣光的男生,他会在我抑郁症的时候陪着我,会在打雷的时候陪...

  • 我和抑郁症2

    淋雨之后,那种渗入骨头的冷,是开暖气,盖棉被能缓解的。我知道,自己到了一个极限了。 我再一次感到无尽的绝望和无助。是的,我走不出来了。我开始...

  • 我和抑郁症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不夸张,我一直对自我感知都很强烈。 一周前,我选择去预约心理医生,我选择要正视自己内心的阴暗面。当我证实抑郁的时候...

  • 一切都以爱之名

    2013年的高中,是悲喜交加的一段青春岁月。它已经过了单纯懵懂的年华,却还没到成熟干练的年纪。它仅仅是青春里稍纵即逝的烟花,灿烂,迷幻,仿佛一不...

个人介绍
留学党
抑郁症患者
目前只爱OREO这个神奇的饼干
爱拍照,爱风景
更爱无病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