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一個敏感孩子的孤獨症

    細節於生活,是本不必去理會的。 像許多孩子一樣,陽光,快樂,正青春。 然,你快樂嗎? 不,敏感的小孩不快樂。 渴望春風,不想明媚成殤。 渴望夏雨...

  • 蛋黄月饼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是个问题。争论之余,我们可以肯定,蛋的确是用来生鸡的。至少在古代大多数人家是吃不起鸡蛋的。 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吧,物尽其用,我...

  • 生活中的Katharsis

    有个人,转了半天,终于找到座位,然后,一直咳一直咳,最后他走了。 是的,我没有和他说再见! 然后,风从窗帘钻进来,打个寒战。 我在想,这哥们,就...

  • 慢悠悠的黑团

    她,顶着读书的名义,来到我的座位,将食物铺满,蹂躏我的桌子。 我听到了,它在召唤我,我来了,同样以读书的名义,宣告我的主权。 一本,两本,三本;...